溫馨故事母與子的相遇

事由:

  許先生自幼喪父,生父在他6歲時因酗酒過度導致肝癌過世,生前生父好玩不顧家,導致家裡經濟狀況不好,所以許先生從小就學會照顧母親,甚至還引起父親的不滿,把他抓起來浸水缸,上面還壓上大石頭不讓許先生出來。

  數年前,義父某日諷刺許先生說出每月拿出五千元給家裡,就很自以為是等等一話,許先生不解,為何義父說出此話?便反駁他自身從未說過,也不覺得這是甚麼了不起的事情,詢問義父從何聽到此言?義父默而不答,許先生甚至要求義父一同到廟前聽他發誓從未說過,義父不願,許先生不甘屈辱,因此憤而離家。

   許先生離家後居無定所,開始過著遊民的生活,偶爾能找到臨時工,只為尋求溫飽,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的日子,曾經最瘦到只剩38公斤。但是許先生依舊會打電話慰問母親,甚至回家拿生活費給母親,但因為大哥的阻擋而無法相見,大哥甚至為了阻止他聯繫母親,還把家中電話線給剪斷,因此許先生知道此事後跟大哥爭執不斷,但最後終究徒勞無功。

   日後許先生依舊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,直到某日,在某座橋下被三名未滿18歲的中輟生勒索一罐威士比和一包七星香菸,許先生求情因為現在沒工作根本無力負擔,三人便痛毆許先生,還因此被打斷腿,送醫之後,因為流民身分並無健保,醫生不但不願醫治,只讓許先生住院3天之後將其驅趕出醫院。

   許先生便拖著受傷的身軀繼續流浪下去,也不敢回到家裡,只能到廟宇門口席地而睡、有時只得到朋友家借住幾晚,就連痛到受不了也不敢再去醫院,傷口因此化膿發臭,直到社會局發現後交由慈濟人士把許先生送至鴻德安養院,陳院長接到通知後,便在大門等待接應許先生,在第一眼看到許先生的剎那,不禁動容,心疼好端端的一個人怎麼會這瘦成這個樣子,便把許先生安置下來給予照顧,再將許先生帶到醫院接受治療,直到醫生幫他從小腿裡抽出一筒又一筒的的膿,傷口才逐漸好轉,再加上院方細心的照顧之下,許先生目前已逐漸能夠自行行走,進一步持續復健當中。


(事後檢查許先生有糖尿病,原因可能是因年少時好酒引起的病疾,可能因此導致傷口不癒的原因之一)


母:柯連琴(83歲)、育有2男4女


事由:
  
   年輕時丈夫因為酗酒而早逝,育有2男4女,日後由許先生口中的”義父”承擔起家中經濟,直到近年義父過世後,把家中財產大多分給較為疼愛的大兒子,之後柯奶奶卻開始過著不為人知的日子,因年邁導致膝關節退化,行動不便,媳婦不管柯奶奶是否有無進食,也不聞不問,常常導致柯奶奶一天只吃一餐,有時候請媳婦煮個米飯,但媳婦卻不願烹飪配菜,只說要吃自己去買,柯奶奶說行動不便請求媳婦幫她買,媳婦卻得收錢才願意,柯奶奶不得已,每次只得拿個壹到兩百元不等給大媳婦去買,但每次買回來的居然都是鹹蛋、豆腐乳等醃製品,柯奶奶長期營養不良下來,導致原本就不好的膝關節更加嚴重,只要吹風或遇冷都會疼痛不已,這樣的情況直到了某年,因家裡失火,導致原本丈夫留下來的房子全都付之一炬,而大兒子在領取保險金之後,將柯奶奶輪流住在在大姐和三姐家裡,最後由大兒子將柯奶奶送至鴻德安養院,之後匆匆離去,音訊全無。


相遇:  

   兩人在都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安置到了鴻德安養院,直到有天院方將柯奶奶推到廣場曬太陽的同時,柯奶奶發現了許先生的背影極為熟悉,便開口叫他的綽號”猴子”(台語),許先生聽到想說院內沒有人知道他的過去,更不可能知道他小時候的綽號,一轉眼才發現分離了十年的母親竟然就在眼前,當下兩人相擁而泣………………
(相遇後只要兒子出去看病換藥,柯奶奶都會在院內入口大門處等候小兒子的歸來)


財團法人宜蘭縣私立鴻德養護院 (養護機構)
宜蘭縣員山鄉中華村12鄰冷水路17號
電話:(03)9231106    傳真:(03)9231365
網址:http://www.hongder.com.tw/
信箱:hongder.cheng@gmail.com